毛振华:改革应该再调整再出发

界面新闻   2018-09-30 本文章91阅读

9月30日下午, 中诚信集团董事长、创始人、中诚信国际信用评级有限责任公司首席经济学家毛振华在中国人民大学货币研究所发表主旨演讲时表示,2008年金融危机发生后,中国的市场化改革方向被迫调整,政策性因素对经济的干预力量增强。

毛振华指出,宽松货币政策投资的大量货币流向了背靠政府信用的融资平台等国有企业,50%以上的贷款流向了国有企业;在信用债中,国有企业债券存量占比达67.19%,民营企业占比7.02%。据中诚信国际测算,截至2017年底国有企业负债占非金融企业部门债务比例接近七成(69%)。

“我们应回到受国际金融危机影响被迫调整的改革发展路径,”毛振华建议,“站在金融危机十周年和改革四十年的时点,中国应该再调整、再出发。一面深化改革,一面扩大开放。”他说。

在他看来,这也是应对中美关系变化的长期之策。

8月底,毛振华作为中美智库贸易对话代表团成员访问了美国,期间会见了美国对外关系委员会,分别与美国亚洲协会、美国战略与国际问题研究中心、布鲁金斯学会举行了对话或研讨会,并走访了美国国会和彭博社。

毛振华发现,美国学界和政界对中国的看法出现了重大转向。美国挑起的贸易摩擦背后体现出遏制中国的强烈意图,包括市场遏制、科技遏制、投资遏制、地缘政治/军事的遏制。他认为,当前中美之间并不是一般的守成大国与新兴大国之间的竞争关系,中美竞争带有敌对意识。如果中美贸易冲突扩展到其他领域,新冷战或将是大概率事件。

“新冷战与旧冷战一样不会诉诸武力,但可能会在贸易、金融、能源、外交、地缘政治乃至武器装备等层面展开对抗与竞争,并互相划定势力范围,”毛振华解释了他对新冷战的理解,“中美之间的新冷战可能发生在中美经济之间的融合与互补上,对全球经济带来的不确定性更大。”

毛振华认为,就短期应对而言,力争使中美冲突“止于贸易”,但同时做好“新冷战”的预案。他设想了中美关系的三种可能情形,一是最好的情形,中美博弈只限制在贸易层面;二是中间情形,中美分别退回到区域经济一体化时代;三是最差情形,中美之间爆发全面的“新冷战”。

我们要“做最大的努力,做最坏的打算,”毛振华说,“适当通过政策调整、加强沟通等方式,争取将两国冲突控制在贸易范围内,尽力避免升级。尽量延缓中美直接全面对峙的到来,为中国发展争取时间与空间。同时,做最坏的打算,为新冷战准备预案。”

对外,毛振华建议,坚持和平发展道路、适当调整外交策略,一方面加强沟通,对国际关切的问题和误解及时回应,重新梳理外交逻辑,理清我国核心利益,不涉及我国核心利益的,可以适当调整以回应国际社会的关切。另一方面加强多边合作,坚持睦邻友好,为中国发展营造良好的周边环境,同时坚持多边主义,维护自由贸易,积极维护和推动全球化。

对内,毛振华寄望于深化改革、扩大开放。在深化改革方面,他建议,理清政府与市场的边界,进一步减轻政府之手对资源配置的干预;深化国有企业改革,在非竞争领域支持国企做大做强,竞争性领域适当收缩和退出;积极发展民营企业、构建新型政商关系,营造良好营商环境。

在扩大开放方面,他建议,可以在一定程度上应对美对中国市场经济的指责;向发达经济体扩大开放,有助于团结其本国内部的商业群体,缓和政治上的冲突,也有助于民间交流。